公司动态News
打印本页内容

西藏,神秘的和不再神秘的

 点击:次  发布日期:2019-08-01 17:02    发布人:panny

我进藏的时候,布达拉宫广场前的两座白塔已经不复存在,在他的图片中我知道,那两座白塔曾是拉萨城的西大门。1904年,荣赫鹏和他的英国侵略军就是从塔门进入拉萨的。陈宗烈现在的这张布达拉宫(见卷首语)的图片,拍摄于1956年初冬的早晨,拉萨河谷的雾霭还没有散去,晨光照亮了整个布达拉宫。

陈宗烈在西藏工作的最初几年,正好经历了20世纪的西藏两个时代两种社会制度的巨大变化。那个阶段他拍摄了大量有关西藏社会生活的图片,既拍了人,也拍了神,拍了高贵的人,也拍了卑贱的人,他给黑暗、野蛮的封建农奴制立此存照,也记录了这个制度最后走向崩溃的全过程。

总之,陈宗烈先生的摄影图片,捕捉到了西藏上个世纪中叶的许多准确的意象,告诉我们一个真实的西藏,为许多读者揭开了西藏神秘的面纱。事实上,陈宗烈先生这些图片先后编辑出版过三本很有影响的图册,一本为《图说西藏古今》,1997年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2007年由华文出版社再版;一本为《图片西藏百年》,1999年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2000年荣获国家图书奖。还有一本是《目击雪域瞬间》,2005年由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2006年再版。可以说,任何一个人只要翻阅过陈宗烈先生的摄影图册,西藏之于他就不再神秘,西藏历史之于他也不再陌生。

第一次听陈宗烈讲西藏的故事,我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其实我也是个“老西藏”,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在西藏工作过8年,可是相比有藏龄25年的陈宗烈先生,那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事实上,我对西藏近代史上的许多感性知识是从陈宗烈的图片中获得的。

那个阶段应该是陈宗烈创作的巅峰时期,他最精彩的图片都产生于这个时期。西藏的民主改革,几乎在短短的时间里摧毁了西藏千百年来形成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20万农户欢天喜地地拿到了土地证,得到了自由和土地的人们围绕着熊熊篝火,日以继夜地歌舞狂欢,欢乐的泪水流湿了他们的氆氇衣衫,这是榧国史上最感人的一幕。陈宗烈有幸目睹了全过程,并作了完整的影像记录:无论是焚烧人身依附契约、高利贷债券等——《扬眉吐气》,还是农奴分到了牲畜——《翻身农奴喜分牲畜》,或是《朗生互助组》、《喜获青稞大丰收》。史书上对这一段的描写很生动:1960年秋天,在短短的几个月里,西藏51个县共废除高利贷850万克(一克相当于28斤),减息折粮2.6万克,谁种谁收农奴得粮200多万克,约2万朗生安了家,得安家粮食18万克。

陈宗烈初到西藏的年代,西藏还笼罩在神秘的面纱之中。当时虽然已经和平解放,但是西藏地方政府仍拒绝一切外部影响的渗入,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使这种中世纪式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完整地、永久地保持下去。可是历史不以少数人的意志为转移,当社会变革不可阻挡地到来之时,西藏神秘的面纱被渐渐揭开。

在这个神秘世界里,陈宗烈还拍到了戴着镣铐在街上行乞的犯人,睡在狗窝里的瘦骨嶙峋的孩子,不堪重负的女农奴,拉萨“邦”村的乞丐群,因年老体衰而被驱逐庄园满脸愁容的老人——这在1959年前的西藏随处可见。在不到3万人的拉萨城,乞丐就有4千。陈宗烈说,一次他去乡下采访,向一个50多岁的老妇人问路,问前面一个村子有多少人家,有没有寺庙?老人抬头说,“本波拉,呃卓莫”,意思是我没去过。这怎么可能,前面的庄子相距这里不过五、六里,看都看得很清楚。后来同行的人告诉他,这位老妇人真的没去过那里。因为他们被紧紧地束缚在土地上,没有领主的许可,他们是不能自由行动的。陈宗烈的图片平实地记录下一个黑暗、残酷、野蛮的农奴制的真实生活场景。

西藏的民主改革始于1959年初夏。当时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于当年6月28日召开了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进行民主改革的决议》,在这次会议上还通过了《关于西藏地区减租减息的办法》,对领主的土地实行谁种谁收,宣布解放农奴主的家奴朗生和废除农奴对农奴主的人身依附关系。在自治区筹委会第三次会议上,又通过了《关于废除封建农奴主所有制实行农民土地所有制的决定》,《关于西藏土地制度改革的办法》以及牧区民主改革的规定。至此西藏的民主改革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烧债契的那张名为《扬眉吐气》的作品,在2005年被文化部立项批准、中华民族文化教育促进会颁证入选“20世纪华人摄影经典作品”,陈宗烈曾给我讲过拍摄这张图片的故事。